听音乐小说广播剧的有声社区
打开APP
我和新疆有个约定 第二集 一亩田

我和新疆有个约定 第二集 一亩田

00:00
20:42
打开APP收藏下载
声音详情

我和新疆有个约定 第二集 一亩田

2019-04-03 播放 231

第二天魔鬼城—布尔津—禾木村
早晨从乌尔禾出发,饥渴的大地像是喘着粗气,车子淹没在滚滚黄尘里,鼻孔嗓子里呛满了尘沙,真真领教了一回“平沙茫茫黄入天”的威力,摸索着走了五、六公里的样子,远处一座神秘壮观的风蚀城堡巍然屹立在苍茫大漠之中,这就是闻名的魔鬼城,电影《卧虎藏龙》的外景地就选在这里。
密集而错落有致的砂岩的奇异形体,似亭台楼阁,似城廊街道,似罗刹宝殿,这里有惟妙惟肖x的石猴望海,突兀wù拔地的富士山,有佛塔林立的吴哥窟,雄伟壮观的布达拉宫。置身其中,四周形状怪异的土丘陡然壁立,有的危台高耸,垛堞分明,有的状若亭台,檐顶宛然,有的形如怪兽,面目狰狞。看,这里走来翘首昂腰的骆驼群队,那里卧伏着一群非洲雄狮;远处危峰上好似铜铸般凝立着一只兀鹫wùjiù……。亿万年来,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把这里雕刻出千奇百怪、栩栩如生的各种形态,令人浮想联翩。走近看,侧壁的泥岩层和暴露的沙土层仿佛诉说着这里曾是恐龙的故乡,水鸟翔集的天堂。
每当风起,飞沙走石,天昏地暗,怪影迷离。如箭的气流在诡异的凸tū台丘壑间穿梭回旋,发出尖厉的嘶吼声,如狼嗥虎啸,鬼哭神嚎,仿佛有万千狰狞的厉鬼张开魔爪嚎叫着。
想到这儿,不禁打了各激灵,定定神,往外走。心中慨叹,若是昨晚赶到此地定是另一番天地,披上霞光的魔鬼城会变身为神秘魔幻之城。
从魔鬼城出来,直奔下一站,中华人们共和国版图鸡尾最高点,一座异域风情的边陲小镇—布尔津。
大漠垂天,干渴的沙丘袒露在烈日的炙zhì烤下。车窗里的我们同样受到阳光的灼烤,方向盘、换挡杆、门把手哪哪都烫人,嘴唇干裂的爆起皮,只有不住的喝水,水一灌进去瞬间就被蒸发掉,根本不用操心找厕所。
渐渐地,车窗外有了些许生机,沙棘簇拥着在眼前重现,灌木与荆棘相互纠缠着重生,沙山不见了,换之以逶迤的山脉。
车子冲上山口,好大一片风力发电机方阵啊,看,这些体型硕大的家伙各个神采飞扬,光是扇叶就有几十米长,扇叶在风力作用下旋转着,这些庞然大物组成的阵队,真可谓壮观。从戈壁荒滩走来,烤的大伙儿昏昏欲睡,见这阵仗孩子们一下兴奋起来,被风吹着冲下山去,摸摸这个、抱抱那个,比比划划。我也想下去看看、伸伸腰,不想刚一站直,头发就被刮到前面抽打着脸,“风头如刀面如割”,走上几步,沙子就直往鞋里灌,回过身来,风和着沙子吹打的睁不开眼,头发被拉成钢丝硬生生向后甩去、衣服被风兜起像头牛托拽着我,我俯低身体奋力挪动脚步,终于抓住了车门。
继续行进,草也多了,树也绿了。
看前面,水草丰美,绿树成荫。一条河横跨过去,水面宽阔,河面静谧,点点银光,河中滩地绿草如茵、些许小树稳稳的站在上面,好像挂着风帆的叶叶小舟,河边的草丛、树木倒影其中,更远处隐约着的水墨般的山影。这条河就是额尔齐斯河,我国唯一的北冰洋水系,她静静的向西流去,没错,是向西!她是我国唯一从东流向西的河流。
不多时,我们来到了秀美的布尔津。“布尔津”,蒙古语中,把三岁公骆驼称为“布尔”,“津”则为放牧者之意。当地哈萨克语还称此地为“奎干”(为汇合处之意),因布尔津河在这里汇入额尔齐斯河。
已是正午时分,我们沿街顺行,各国风情建筑在这里竞相展现,俄罗斯风情的红顶、风格的穹顶、蒙族毡房式样的建筑风格交相辉映,俨然一个红、黄、蓝、白各色交汇融合的万博园。路边一家牌匾有些斑驳的小饭馆,我们就在此用餐了,叫了用土鸡炖制的大盘鸡、红烧狗鱼,这狗鱼来自额尔齐斯河,是冷水鱼,口中密布锋利的倒钩型牙齿,因头部轮廓酷似狗头,狗鱼的名字就叫响了。好大的菜量!两个菜盘子已占据桌面的大半江山。这是我们到达新疆后的第一顿美餐。
买了些水果,给车加好油,继续北上,神往的喀纳斯似乎在向我们招手。其实整个喀纳斯景区包括禾木、白哈巴、喀纳斯都归属布尔津县。听说可以开车直接去禾木村,我们驱车前往。
进山了,车在重重山岭间盘旋着,时而低徊,时而陡高。转过一座山,路旁一片开阔地带仿佛从脚下陷落下去,断裂的地带宽阔而长远,一条小河时隐时现蜿蜒其中,地表在河水不断的冲击下有韵律的起起伏伏,茵茵绿草铺满沟谷,一群牛儿摇晃着圆滚滚的大肚在此喝水嬉戏,伸出舌头慵懒的舔着嘴巴,尾巴在身上不停拍打着,迷离的眼神望向远方,哞——地叫着,是在告诉我们你已生无可恋了吗?瞧,那二位耳鬓厮磨甚是惬意,它俩在度蜜月吧,望着牛群我好生羡慕,是啊,身处蓝天碧水的大氧吧,吃着肥美的嫩草,喝着清冽的山泉,天为幕地为榻,相形之下我们那雾霾包裹下的居所何等不堪。
继续攀爬,山体斜度陡然增大,向阳面的山坡绿油油的,一排排松柏傲然挺立,背阴面的树则显得松散稀疏,雨水冲刷的沟壑直通山谷。
峰回路转,舒缓的山坡绿意正浓,小树三三两两点缀其间,洁白的蒙古包像蘑菇一样散落山谷,弯弯的河水流向远方,芝麻般的羊群洒满山谷,与蓝天上游动的白云相映,一幅天成的牧羊图。
山,越来越陡,谷,越来越深,林,越来越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