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音乐小说广播剧的有声社区
打开APP
我和新疆有个约定 第一集 一亩田

我和新疆有个约定 第一集 一亩田

00:00
13:41
打开APP收藏下载
声音详情

我和新疆有个约定 第一集 一亩田

2019-04-03 播放 204

我和新疆有个约定(上)
——向北,向北!遇见神的后花园
八月盛夏,暑热难耐,恰逢小叔(我们这里称先生的弟弟为小叔)的孩子高考结束,弟妹也得闲,正赶上儿子放假归来,先生和我终于请得几天假期,于是我们一行五人结伴去新疆,欣赏那里瑰丽神奇的画卷。
只有八天的假期,于是决定去神往的喀纳斯一游,沿途欣赏奇幻的五彩城、沙鸥翔集的可可苏里、一石一世界的神钟山、如诗如画的额尔齐斯大峡谷,兴许还能遇见野驴、黄羊呢!查攻略、找住宿、订机票,忙了好一阵子。
出发前一天,儿子听一位刚从新疆回来的同学说天山一带的草原很美,他这么一说我们就心动了,想想还是挤出时间去那儿看看,于是只好忍痛割爱,舍弃了从东线前往喀纳斯,改从乌鲁木齐走西线向北经克拉玛依、布尔津去喀纳斯,然后返回到奎屯,再折向西,一路进发到赛里木湖,由天山南麓折回,从果子沟、霍尔果斯口岸到伊犁河谷、那拉提草原,沿独库公路北段穿越天山山脉返回乌鲁木齐。这一改,北行是紧赶快跑,西行则是一张白纸走天涯,但这一改给我们送来了太多的惊喜,看到了新疆更多样的画风,更多维的侧面。北进路上,我们穿越茫茫戈壁,翻越重重大山,醉心于一个叫做禾木的童话世界,流连于喀纳斯的梦幻之境。西行路上,我们指划着天山雪峰和它赛跑,漫步于蓝宝石般的赛里木湖边,陶醉在塞上江南伊犁河谷的怀抱,徜徉于举目入画、随拍即景的那拉提草原,最难忘道道沟坎里的牛羊和赶场路上那支被冲散的“队伍”,最享受翻雪山过达板,穿着背心短裤打雪仗,最心惊绝壁峭崖的“虎口”脱险、“地狱”归来。
一路披星戴月,一路载渴载饥,一路大漠长河,一路秀锦画屏,载着的都是我们欢乐的歌。
新疆太大,七天日赶夜奔只掀开它的冰山一角,新疆太美,足以装下我对天下美景的期许。
第一天北京—乌鲁木齐—乌尔禾
下午一点半飞机降落在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走出机场,眺望长空,一望无际的高原蓝啊,紧接着就感觉到太阳公公炽热的情怀,像是一头撞进他的怀抱,被他那炽烈的光芒包裹的严严实实,怎一个火辣了得。顾不上太阳的炙烤,我们背起行囊直奔机场前的神州租车,在飞机上我们就盘算着傍晚前赶到乌尔禾,欣赏晚霞映红的魔鬼城那神秘梦幻之美。怎奈我们约的是四点取车,查遍乌市没找到一辆提前交回的车,无法调剂,现租别的车型,又得再等几天。既然这样,我们就先做战前准备,买些路上用的必备品,吃了碗牛肉面,尽管刚在飞机上吃过午饭,还是得来一顿,接下来要赶很长的路呢。再三催促,才在五点钟验车启程。
车子驶出乌市,上了乌奎高速,一片片头顶穗状雄花的玉米、一排排昂扬的新疆杨匆匆闪在身后,不知何时天空出现了朵朵白云,这样透彻的蓝天白云在我们那儿可是不多见的,大家指指点点,这块像孙行者翻筋斗,那片像海龟滑行,一行人叽叽喳喳快乐前行。
很快我们就转到奎阿高速上,这是一条穿越准噶尔盆地西侧连接新疆中部与北部的线路,视野开阔,远远望去,西面的山脉,矮矮的似一堵没有尽头的墙伸向远方,前方旷野千里,不见屋舍,沙地上遍布簇簇沙棘和低矮的灌木丛,不知名的野花迎风摇摆着。
风在呼啸,似乎诉说着准噶尔盆地曾经的热闹与辉煌,风干了划破历史长空的厮杀声和千里尸骨的悲鸣。那从迢递古道策马而来的可是军中王昌龄,那句回荡千古的“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可是他在壮怀明誓?
极目远望,茫茫戈壁滩了无天际,处处白碱,只有一簇一簇的沙棘倔强的立身龟裂的大地,风吹得它们紧贴着地面。远处的山仿佛在用尽气力拉伸自己的肢体,以护佑戈壁滩上的小生命们,任凭狂风涤荡,磨平了棱角,毁掉了容颜,撕裂了体肤。
慢慢的视野中不时有泥岩包裹着沙土的高台散落在戈壁摊上,仿佛被什么东西啃咬过,形状怪异,若不是前面出现了一个个红色的磕头机,谁会想到在这蛮荒的地表下竟蕴藏着丰富的石油呢!
逐渐地,磕头机浩浩荡荡占据了整个戈壁。这里就是百里油田克拉玛依。据说这里像山泉一样流出的不是水,而是黑色的油,当地人把这里叫做“黑油山”,维吾尔语即“克拉玛依”。克拉玛依油田是新中国成立后开发建设的第一个大油田,中国西部第一个千万吨大油田。浩瀚的大漠宣告这里无人敢闯,不知在没有汽车,没有装载设备,一切靠人拉肩扛的年代,在这风沙漫卷的无人区,建设者们用怎样的豪情竖起的第一口钻井。
不一会儿,晚霞映红了整个天空,一座城市拔地而起,那就是因石油命名的城市—克拉玛依,这里是石油工人的家园,披上红装的石油城,平添了几分柔美与妩媚。
石油城渐渐远去了,连沙棘ji也消失了,光秃秃的沙地笼罩在褪去光彩的那一抹红霞里。晚上十点半,我们来到了风城—乌尔禾,先填饱肚子,再住下安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