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音乐小说广播剧的有声社区
打开APP
我和新疆有个约定 第三集 一亩田

我和新疆有个约定 第三集 一亩田

00:00
23:06
打开APP收藏下载
声音详情

我和新疆有个约定 第三集 一亩田

2019-04-03 播放 184

第三天 禾木晨雾—贾登峪—喀纳斯新村—月亮湾-卧龙湾栈道
吸ji取了昨晚的教训,七点钟,我们把能穿的都穿上,我把玫粉色的头巾围在儿子头上,又给他套上我的防晒衣,也是粉色的,他竟不拒绝,大概觉得天黑没人看见。
天刚微亮,我们走在路上,去看禾木晨雾。牛羊安卧在地上,愣愣的目送着我们匆匆而去,一幢幢木屋只有走近才能看出大致轮廓,白桦树的梢头隐藏在云雾里,四周铁青的山影若隐若现,整个山村一片静寂。我们边走边小声说话,回头看见儿子活脱脱一身大姑娘打扮不禁笑出声来,他倒扭起腰颠起脚走起了猫步,叉腰摆臂来个POSE,笑得大伙前仰后合。
不一会儿,天就放亮了,我们加快了脚步,各个方向的人们逐渐汇集过来,看日出的马队也出发了。过了禾木河,前面就是通往观景平台的甬道了。队伍越来越长,大家闷头赶路,只听得匆匆的脚步声和自己的心跳声,感觉走在去朝圣的路上。甬道还是蛮陡的,尤其是在转角处,一口气过了几个回转,就开始大口大口喘粗气,心跳咚咚的越来越快,不知谁喊了一声:坚持!加油!抬头看,再转几道弯就到顶了。喘气愈加粗重,心已跳到嗓子眼儿了,但没有人掉队,大家都怕上去晚了看不到太阳喷薄而出的最美瞬间,看不到云丝缠绕的静谧山村。坚持,再坚持一下,终于上来了,观景平台上的有利地形已被长枪短炮抢去不少。
茫茫的云海在村庄两侧的山峦间弥漫着,淹没了一切,只有浑圆的山顶从云雾中露了出来,像雪山明晃晃的泛着银光。东边的云雾有了些许红晕,云头镶上了绚丽的金边。云层越来越红,越来越亮,众人齐刷刷的伸长脖子探出身去,只见腾地一下,一轮红日跃上云端,霎时,万丈光芒撒向整个世界,点亮了重重山岭、层层白桦,点亮了人们的面庞,人们两眼放光“哇”!的一声叫了出来。
无尽的白云拥挤着滚滚向前,刚刚撩起云角,露出木屋的尖顶、围栏的圆木,忽又合拢了。云卷云舒,雾聚雾散,不断撩拨着大家的好奇心。过了好一会儿,云渐渐移开,快看,一顶顶木屋、一处处围栏都泛着金光,云雾如游丝、似玉带在木屋、白桦间缭绕着、幻化着,如梦似幻,木屋上袅袅炊烟升起来了,山坡上白桦林间牛儿悠闲的散步吃草,这不正是梦境中的童话世界吗?
不知不觉已过九点了,我们依依不舍的下山去了。路边一家家小店烟雾缭绕,我们坐下来吃奶茶、喝羊汤、烤肉串。我问店家:“是图瓦人吧”,“不是”,他连忙摇头。“那你们从哪里来啊?”,我又问,“我们大多从布尔津来,还有很多从温州或其它各地来的”。他指着前面翻动着类似方形小油饼的两个女人说,“她们是图瓦人”。明摆着那俩女人是来打工的,这些外来人的加入悄然改变着土著人的生活。
收拾行李,乘区间车出了禾木村。已近中午,身上的厚衣服穿不住了,换上单衣,驱车前往贾登峪。路上,一会儿憨牛当道,一会儿马群漫步,陡坡上,各种花色的牛羊在信步吃草,人被这些生灵立体的包围着,来这里的人都得承认这路是它们的路,这天下是它们的天下,若不是要赶路,真想和它们多呆会儿。
走了个把小时的山路,贾登峪就在眼前。贾登峪在较为开阔的山间盆地上,是喀纳斯景区外的游客服务中心,这里有停车场、售票站,山坡上分布着多家旅馆。只怪我们来晚了,只得将车停放在较远的停车场,背着行装走上一公里(感觉好像更远)的坡路去乘区间车。
大巴车载着我们进山了,喀纳斯神秘的面纱一层层撩起,为我们展现一幅幅人间天堂般的画卷。
车在大山间盘旋上升,把我们带进树的天堂,高大的西伯利亚云杉、冷杉、落叶松、红松、山杨、白桦树以及灌木柳、花楸、接骨木……,数不胜数,它们将湖水之畔的漫山遍野妆点得郁郁葱葱。这里的树,一二百年树龄的比比皆是。即使它们的寿限到了,倒地而卧,也是那样自由自在,没有人轻易来惊扰,即使倒下变成虬干枯枝依然保持着自己原来的模样,幸福地安息。
每当秋季来临,深绿、金黄、火红,层林尽染,那是喀纳斯最色彩斑斓的日子。
远处听得河水隆隆作响,一条碧绿的河在两岸苍翠的密林深谷中奔腾咆哮着,河在这里形成了一个形似驼颈的大拐弯,这里就是驼颈弯了。走着走着,河水逐渐开阔起来,一个转弯河面又突然收窄,成了急流水滩,右岸是平坦的草甸,对岸则是密林坡地。
大巴车继续前行,快看!河湾中心有一块植物茂盛的沙洲,酷似一条静卧在水中的巨龙,“卧龙湾”即以此得名。这里是喀纳斯湖的入水口,湖四周森林茂密,湖的进水处巨石抵中流,浪花飞溅。
车停桥上,北望卧龙湾一平如镜,南见喀纳斯河奔腾咆哮,难道一桥飞架竟有这般分割动与静的魔力?天机不为凡人所知啊。
喀纳斯河不停的变换着侧面,瞧,峡谷中一绿色月牙形湖湾,那就是月亮湾。月亮湾的形状、颜色会随喀纳斯湖水变化而不同,河水在这里柔美静谧,看,这里还有嫦娥奔月时留下的一对脚印。
继续上溯,在山涧中的低缓地带,看到一个美丽的浅滩,河水将森林和草地分切成一块块似断又连的小岛,河水在阳光照射下闪着细碎的光,连树上的片片叶子都摇曳着金光,仿佛无数珍珠随意洒落,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