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音乐小说广播剧的有声社区
打开APP
我和新疆有个约定 第四集 一亩田

我和新疆有个约定 第四集 一亩田

00:00
18:08
打开APP收藏下载
声音详情

我和新疆有个约定 第四集 一亩田

2019-04-03 播放 200

第四天  神仙湾晨雾—喀纳斯湖—贾登峪—克拉玛依
今天起得早,得抓紧时间,不然对不起那么多银子换来的门票啊。七点钟我们就出发了,不一会儿就到了神仙湾。云雾弥漫山间,只能看见金色的山顶,看来还要等些时候。
来得急,没顾上吃早饭,身上没点儿热乎气儿,山里的早晨真冷,一会儿就冻透气儿了。咦,弟妹哪去了,我们正伸长脖子张望着,她从云雾中跑了出来,枚红色的长丝巾散搭在肩臂间,随着跑动的节奏飘舞起来,像是挽着飘带的仙女翩翩而至。反正站着也是挨冻,大家纷纷开启晨练模式。爱人练起了他的最爱—气功,凝神静气,随着动作的开合与节奏的转换调息、吐纳,踏步、推展、腾挪,好像有股真气统带周身,招招式式还真有些练家子的气势与风范,平日里看他练功就是一种享受,今日偏又沾了些仙气。那边,重金属的节奏响起,小侄儿给我们展示起新学的街舞来,见他一会儿变成机器人,胳膊腿都成了可以任意拆卸、组装的“零件”,一会儿又像一股电流从左手传到右手,从头顶传到脚尖,动作干净利落,酷炫又有范儿。引得一旁的游客纷纷将手机对准了他,要发朋友圈吗?我想说要发朋友圈的话还得问问我们小家伙同不同意呀!大家边玩边等,也许是昨天那场雨使得空气湿度增大,神仙湾只微撩面纱,露出些许树梢和小片水面,又有云雾弥散过来,见两个孩子嘀咕了一下,便向山坡上跑去,他俩天真的把自己当成推开云雾的勇士,跑上山去却又不见云之所踪,索性开心的互相拍起照来,搞怪的样子让他俩好一顿开心。
眼看着九点钟了,再等就得影响行程,说好的神仙湾晨雾只见云雾不见仙。不过,我们也玩了好一阵子,倒也快活。看来还是攻略里说的对,晚上入住贾登峪(那里的费用和景区里差不多,但设施要好很多呢),早晨乘区间车来看神仙湾晨雾还真是来得及。如果在景区内住的话,可以先游喀纳斯湖再来神仙湾观晨雾。回头望望,不像有奇迹要发生的样子,打道回府吧。
匆匆吃过早饭,再去喀纳斯湖碰碰运气。到了那里,太阳当空,已近中午,身上的衣服捆住了双腿,太阳照得快睁不开眼了,湖面金光一片耀眼的很,失去了迷人的韵致。过往的游人穿T恤的、穿纱裙的,一个个通红着脸,撑起遮阳伞,既然来了,还是打起精神走走看看吧。
沿着栈道下到湖边,参天大树浓荫蔽日,顿时凉爽快意,还是大树底下好乘凉啊。不远处,似曾相识的花脸牛(新疆的牛都是两种颜色混搭的花脸花身,两边图案并不对称,如果一只眼周是黑色,另一只眼圈是白色,想想是什么效果,哈哈!一只眼大一只眼小啊,是不是感觉很滑稽,所以看见它们的花脸我就想笑,不过每一头牛的花色都是绝版,却又很相像,到哪看见都像老相识。),它们也在林荫里边吃草边悠闲地漫步,它们吃草的样子多开心多惬意,唷那迷离的眼神,萌萌哒。我正想给一张张脸谱分出生旦净末丑,谁在喊我“快过来!”,我连忙追了上去。
放眼望去,两岸青山,满目葱翠,一湖碧水翡翠般镶嵌其中,飘逸的白云在湛蓝的天空中漫步。缘道而行,曲折的岸边,笔直的松树铺洒着枝干好似张开臂膀欲与蓝天热烈拥抱,半裸于泥土中的树根如大力神的臂膀凸起的青筋健壮而有力,白桦兴许是松树的伴侣,如影随形,小鸟依人般依偎在参天的松树旁,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照在绿毯一样的草地上,密林间不时有寿终的老树倒下,或连根拔起、或拦腰折断或一整棵倒在地上。一颗倒下的树吸引住了我,树根盘曲交错,遒劲沧桑,仿佛诉说着它的千年史话,树干一头倒在湖水中,顺着它倒下的方向,一丛丛嫩绿的、鹅黄的水草在水流中频频点头,湖水在石头上激起层层浪花,天空中流云变幻,远方绿树掩映着俊逸的群山。
据说喀纳斯湖水会随四时变化和上游湖水所含矿物质的不同呈现出不同的色彩。五月的湖水,冰雪消融,湖水幽暗,呈青灰色;到了六月,湖水随周山的植物泛绿,呈浅绿或碧蓝色;七月以后为洪水期,上游白湖的白色湖水大量补给,由碧绿色变成微带蓝绿的乳白色;到了八月湖水受降雨的影响,呈现出墨绿色;进入九、十月,湖水的补给明显减少,周围的植物色彩斑斓,一池翡翠色的湖水光彩夺目。就是在一天中的不同时段,湖水颜色也会随周围景物明暗变化而变换。
快到一点钟了,我们带着遗憾与不舍离开喀纳斯湖,结束这次喀纳斯之旅。这里的一切无拘无束、自然纯粹,让我抛掉尘世凡俗,回归自然,喀纳斯之旅,对我来说,是一场心灵的修行。
从喀纳斯回来已是下午两点半,由于临时改变计划,缩短了喀纳斯的行程。短暂休整后,三点上路,午饭就在车上解决了,也许是兴奋过后感觉疲倦了,大家吃了点儿东西,就一个个睡着啦。
从落地乌鲁木齐,除了去禾木短时的降雨和冰雹,总是瓦蓝的天上白云飘荡。绿草垂青,遍地牛羊,爬了两小时山路,上了布喀公路,路面逐渐平缓舒展开来,我们回到了布尔津,加油、吃饭、采购补给,继续赶路。
翠峰茵草渐渐隐去,无垠的沙地溢满视野。细腻的白沙之上一丛丛绿草相依相伴。我惊奇地发现在公路左边不远处,高高低低、大小不一的银色沙丘伸向远方,远远望去,有的像棱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