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音乐小说广播剧的有声社区
打开APP
我和新疆有个约定 第六集 一亩田

我和新疆有个约定 第六集 一亩田

00:00
22:28
打开APP收藏下载
声音详情

我和新疆有个约定 第六集 一亩田

2019-04-03 播放 203

第六天伊犁河谷—那拉提草原—独库公路北段—独山子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我们走在宽敞整洁的大街上,发现这里的建筑各具特色,俨然一座中亚建筑博物馆。街上来往着的是不同种族的面孔,说着不同风格的语言,就连早餐,各地人也都能找到来自家乡的味道。
出了伊宁市,上了218国道。车窗外,无边的田野被挺拔的新疆杨分隔成一个个整齐的方块,就像天造地设的大棋盘。
 路边一大片向日葵花开得正艳,一顶顶金色的花盘昂首向阳,恣意的绽放着,灿若孩童的笑脸、如火的骄阳,花盘周围黄灿灿的花瓣分外夺目,小蜜蜂们飞来飞去,里里外外忙个不停。一颗颗向阳花簇拥着汇集成花的海洋,热烈的向我们张开了怀抱。浓郁的芳香扑鼻而来,有种松涛的香气,里面夹杂着强烈的阳光的味道,凑上去深深的吸上一口,自然又热烈的味道仿佛无孔不入,顿觉周身上下爽爽朗朗的,舒服极了。再看看这一个个,裤子上、背心上、脸颊上、额头上一抹抹金黄,成了一个个“大蜜蜂”。再深吸一口沁着阳光味道的花香,带着它上路喽。
一道道田野被我们甩远了,一片片的花田不见了。
原野上冠如伞盖的树或拥簇或独立,一枝一叶透着灵秀,那样子宛若江南浣纱的女子,水嫩莹润。正在纳闷,这青翠欲滴、茂如修竹的树木是谁浇灌的,顺着树干往下瞧,浩大的河水正默默的从一棵棵树干间川流而过,它打哪来,又去向何处?走了一段,到处是树,高大的、玲珑的、昂扬的、害羞的,惹人怜,招人爱。也到处是水,有树的地方就有水,此刻,我们已置身于树与水的怀抱,一下子明白已身处素有“西域湿岛”“塞外江南”之美称的伊犁河谷。这条河便是伊犁河谷的母亲河——伊犁河了。
自此,踏进了一里一风情,十里一世界的观景长廊,令人心醉的山水画卷与我们相伴而行。
   一个转弯,我们冲出了树与水的包围,沿河谷边缘向东南方向行进,路面依低缓的山势缓慢抬升着,广袤的河谷中遍布繁茂的密林。在我印象里,新疆的树多是耐旱又耐寒的,这里的却水灵灵的,仿佛身在丝竹之乡,宽阔的伊犁河从天山雪岭千里迢迢奔涌而来,跃进树的海洋,河谷对岸的山缓缓的、淡淡的,像仕女的黛眉清远恬静。
密林给河水闪开了宽阔的水道,河水像冲出了闸门,裹挟着泥沙浩浩荡荡奔腾而来,一个急转弯又调头而去,河中冲积出许多滩地。
看,一座大桥横越两岸,这就是伊犁河大桥。眺望大桥,九个拱孔犹如九张巨弓,支撑桥面凌空跨越河谷两岸,雄伟又壮观。若傍晚时分来到桥上,凭栏眺望,一道斜阳铺水中,山光水色皆染醉,奔腾不息的伊犁河像一幅绵延的历史画卷展现在眼前,令人遐思无穷。也许还能遇见迎亲的队伍,这里的维吾尔族、哈萨克族、俄罗斯族都有在傍晚举行婚礼的习俗,他们大多会把婚礼场地选在伊犁河大桥上。当新郎把新娘从家中接出来时,接亲的队伍首先来到伊犁河大桥,让伊犁河大桥为新人作证,祝愿他们的爱情像伊犁河水一样源远流长,天长地久。伴着手风琴悠扬的乐声,小伙子和姑娘们围绕新人载歌载舞,伊犁河大桥上成了一条欢乐、幸福的人流。若来到桥下,光着脚丫和心爱的人手牵手在河滩上漫步,丝丝凉风拂面,好不惬意。
     脚下的路蜿蜒着,河床越发开阔,枝杈众多,渠系纵横交错,洲地遍布期间,葱茏的树木布满沙洲,河道边是恬静悠然的牧场,对岸是人神共织的农耕大地。
伊犁河谷是如此的卓尔不群,逶迤千里,生机无限。像一块翠玉镶嵌在北天山山脉与乌孙山之间,若要我用颜色来形容它,我想翠绿色再恰当不过了。如果把伊犁河谷比作一位丰韵的母亲,那滔滔的伊犁河便是她的乳汁,哺育着花草牛羊,滋养着绿树田禾,养育着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有人说:“不到新疆,不知中国之大;不到伊犁,不知新疆之美”。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怎能相信在祖国西北边疆还有这梦幻般的“江南水乡”。
作别伊犁河谷,两旁芳草依依,山峦叠翠cui,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新源境内的巩乃斯地区。巩乃斯,蒙语意为“太阳坡”,是新疆细毛羊的故乡,也是天马——伊犁马的著名产地。这里不仅有地域广阔、水草丰美,飞流湍急的河流和遮天蔽日的森林,还有中世纪遗留下来的亚欧面积最大、最密集的野生苹果林以及野杏、沙棘ji等次生树种和雪豹、银狐、雪鸡、马鹿等多种珍贵野生动物。可惜我们不能留下来细细品味巩乃斯草原的美。不多想,接着边行车边赏景。
两侧重峦叠嶂,我们在中间开阔地带前行。青山相对,我们就像行走在两扇对开的锦屏中,流动的山地草原美景用锦绣前程、无限风光形容毫不夸张。
北面山脉,线条柔和流畅,就像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抛物线首尾相连延展而去,山坡上的草地被修剪得一条条一块块、深浅相间,犹如天工织就的华锦,可这么美的空中花园在这里只是陪衬。
相比而言,南侧的山脉,山势和缓而富有韵致。层层叠叠的山峦忽而陡然升高,忽而夷如高台,忽而跌跌不休,那种律动就像一首交响乐,忽而和缓,忽而急转,忽而休止。这边像海面上叠起的层层浪潮,那边儿像轻轻摆动的琉璃裙褶,远处又像骝毛伊犁马光滑平展的腰背,叫人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