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音乐小说广播剧的有声社区
打开APP
散文:水袖(二读)

散文:水袖(二读)

00:00
06:10
打开APP收藏下载
声音详情
621飞鸟
FM 1812603 543粉丝
关注

散文:水袖(二读)

2016-11-18 播放 162

《水袖》改编版 
   

作者:霍小语 
   改编:高惠彬
 配乐:大宅门

    小时候,就特别爱看戏,因为台上有我的母亲。我迷恋台上的母亲容光焕发、光彩照人,迷恋她的一颦一笑;尤其迷恋那些簪簪钗钗、环环佩佩,真的以为那就是艺术的辉煌。只是很奇怪,母亲的手似乎永远是藏而不露,永远藏在那条长长的,长长的袖子里头。
  母亲说,那叫水袖 。其实,那不过就是一段长方形的雪白纺绸,可是每当母亲一旦舞动起来,却是那么的似水如波,宛转柔美;好像变成了母亲的手延伸出去的一部分了,那些戏中女子 欲言又止、欲罢不能的心事,或羞、或怒、或喜、或哀,就在它的挥洒之间。每当这些女子情到深处,牵挂便如水袖般若即若离;而悲到切处,恨,也在拂袖而去那一霎那凝固了。那份深沉的情感,在台上久久不息,令人荡气回肠。
 
    母亲说,古时候女子的心思就如同水袖一般含蓄,即使是郎情妾意难分难舍,那思思量量的心事也像是女子的纤纤玉手,总要被水袖层层叠叠地遮掩了去,哪怕是顾影自怜,抑或回眸一笑,也要让水袖若有若无地涵盖着。
 
噢,我恍然大悟,原来舞台上那些感情丰富的女子的心事 是靠着那一双出神入化的水袖一点点透露出来的。从那以后,我看到的水袖,就不再是一块长长的白绸子,而是一个有血有肉、会说话的精灵,她用她的方式演绎了一个个可爱的女子,一段段人间的悲欢离合。
 曾几何时,这古老而优雅的精灵,竟被遗弃在尘埃的角落里……然而,人们并没有忘记它,许多年之后,尘埃落定,百花盛开,母亲又回到了舞台上,那双水袖也在母亲的手中 活了,母亲当年楚楚动人的舞台风采也借助这双水袖,芳华重现,辉煌依然。
    有一天送走了观众,母亲在后台一边卸妆一边跟我聊,说水袖要用的好并不容易,火候不到则暗淡无光,用力猛了,张牙舞爪 就失去了女性的美,只有钻进了人物心里去,变成了她,掌握了她的感情分寸,才能恰到好处。噢,这就像小时候母亲教我叠各种小动物一样,首先我得喜欢它,叠到我心里去,于是就翻来覆去的,叠了拆,拆了再叠,叠出个模样来,找出它的窍门儿来,就知道了它的规律,再后来就叠什么像什么了,叠的有模有样,叠的让人爱看。我想,舞台上的水袖能把女孩子表演的那么美,也是这个道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