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声音,在一起
打开APP
#我想和你唱#九方述念*剧情歌

#我想和你唱#九方述念*剧情歌

00:00
08:12
觉得好听你就点一下
声音详情

#我想和你唱#九方述念*剧情歌

2016-04-30 播放 2.2万
【背景】

世间诸多结局,也只是道者讲述自己倒叙记忆中的一段。

故事里无风无雨,有主角二人:驸马和将军。

文帝十五年,春,高中殿试的文武状元步入朝堂。太和殿上的初次相遇,注定一场波澜就此开演。

早已枯井无波的驸马终于知晓这世上也有一见倾心,不仅使得二人再度重逢于酒肆侃侃而谈;又因将军与公主两厢情愿,更加促使袖里玄机蓬勃发展。

文帝十七年。公主下嫁于驸马,晋封为正四品中书舍人。同年,将军晋封为从四品诸卫将军,遂请缨出关,平定西境。临行前,驸马真情流露,许下诺言痴心等候,岂料一语成谶。

白驹过隙,弹指挥间,三年已过。将军无时无刻不在追忆与驸马点点滴滴的过往,虽察觉对方的策反之心,却也孤注一掷。

谁人说:一念起,生死契阔,与子成说。

文帝二十年,风声鹤唳。京城内太子遇刺,西境屡遭侵犯,且将军抗旨不从,不闻朝廷一日奉十二金牌的急招,仍驻关外。

次年,春。朝野动荡,众臣株连被免、斩首。朝堂之上愁云惨淡,人人皆危,文武二将也未能躲过这场浩劫。

将军阵前毒发身亡,驸马再也等不到心爱之人,自刎于玲珑塔前。

冬。尘埃落定。

关于二人,市井间众说纷纭。

有人说,国之栋梁,贤才良将,可惜可叹。
有人说,居心叵测,贪恋荣华,意图谋反。
又有人说,只因一见如故,便是惺惺相惜。
——END


《九方述念》

文案:
十方世界,独缺一隅。于你,于我,于他,总不甚完美。
而这一方,于你,于我,于他,又在何处。

策划/和编:擎天【FLY三人组】
作曲/编曲:恒曌【FLY三人组】
作词/海报:古堂【FLY三人组】
演唱:五色石南叶【星之声】
HITA【墨明棋妙】
人声处理/和声:HITA【墨明棋妙】

编剧:古堂【FLY三人组】
导演:五色石南叶【星之声】
后期:花世
宣传:鳳非離【优声由色】 

配音(按出场序):
道者:啤酒
方丈:大象
沙弥:太阳雨【决意同人】
皇帝:Leon【星之声】
驸马:天海无贝
将军:遥远
公主:砾小蔓【声声Melody】
宦官:杜言【优声由色】 


道者:很久以前,我不过是玲珑塔的扫塔人,只因不慎碰落塔尖的玲珑,被方丈逐出寺院。
方丈:一个玲珑是一个人的魂魄,因他生前执念太深,故而化作幻象随风飘动,诉说毕生的夙愿。如今你散去此人的魂魄,与杀生无异,你走吧。
沙弥:听说东海之东有一位得道高人,他能掐会算,还可以降妖除魔。你若无处可去,不妨拜他门下。

【五色】
山水一程我披发行吟
心中算路上盘缠
朝夕之间又走过晓风残月
酒肆小二只说有茶无面

老者打此过头顶艳阳天 
步履蹒跚
酒客笑他顽 
十八界与你何干
他禅意一指佛说不可曰 
我问何源
九九八十一
三万里开外东面

厮杀出一场十地九天
却是他扬刀折戟
狂笑成谶你西北望着云端
谁人说那是光阴的两岸

皇帝:既然将军主动请缨,朕便准你。
驸马:放手这一切,跟我走!
将军:天下之大莫非王土,我们又能去哪里?
公主:你们这是欺君大罪!
驸马:难道我为你做的还不够吗?
将军:请善待公主。
驸马:你想反悔?
公主:我要你们为此付出代价!
将军:此次出征,不知归期,我们就此别过吧。
驸马:我就在这玲珑塔前等你,等着你生,或者你死!

【HITA】 
如何写就一本无字天书
篆刻上他的风骨
一盏清酒饮下一世赌注
我终究无法参悟

驸马:这位兄台器宇不凡,我们可是在哪儿见过?
宦官: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文臣武官……
将军:既然有缘,那就是朋友了。
驸马:在下为这份情谊,先干为敬。
驸马:芸芸众生中,我只看见了他。有些事情,或许从一开始,上天便早已注定。
皇帝:既然如此,朕将公主许配与你,莫要辜负朕对你的一片厚爱。
将军:我与公主两厢情愿!
驸马:所以我要娶她。
公主:为什么?为什么!
驸马:你知道我想要的。
将军:你要的……我给不起。

【HITA】 
如何写就一本无字天书
篆刻上他的风骨
一盏清酒饮下一世赌注
我终究无法参悟

公主:由爱生恨,由恨生怖。父王已经赐他一壶鸩酒!
皇帝:没想到他一颗赤子之心,竟然沦为你谋反叛乱的工具。
驸马:机关算尽之后,我不过是一个生无可恋之人。
将军:流年中,我丢失了机缘,一朝错过,生生相错。

【HITA】
掂一掂饱蘸千年的润泽
悲欢到底谁更多
岁月在万里风沙中泼墨
添上名叫念的色

【五色 HITA】
掂一掂饱蘸千年的润泽
悲欢到底谁更多
岁月在万里风沙中泼墨
添上名叫念的色
寻一方青石看暮云淡抹
既然秦朝风吹我
这夜就让我与河水共酌
借一江亘古渔火

道者:我终于找到小和尚所说的那位高人。而他正是我在酒肆小憩时,遇到的那位佝偻老人。多年以后我得道云游,见过世间诸多结局,参透了生死,却参不透其中缘由。如今,我又回到玲珑寺,方丈早已圆寂,若他还在,他是否同我一样,只听过故事的结局,却从未知晓它的始端。
方丈:游离的痴儿啊,去做宝塔上的玲珑吧,和他一起迎着风,讲述你们的故事。